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の心

□□□ 如是我闻 □□□

 
 
 

日志

 
 

车祸往往是鬼使坏  

2013-11-01 08:43:42|  分类: 灵界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妙如


车祸往往是鬼使坏 - 明灯 - 明灯


    在中国的北方城市——天津,七九年技术学校毕业后我被分配在自动化仪表厂工作。当时国家政策规定应届毕业生参加工作满三年后允许参加全国统一高考。八三年我参加高考,高考后离开仪表厂。故事就发生在七九年——八三年之间。

    我们单位当时有个小伙儿,叫张学熙,二十多岁,身材魁梧,长相帅气,说话幽默,为人热情,是单位的技术骨干,而且很有人缘。

    在那一年,天津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有一辆大型铲车,在道路施工完工后收工掉头,司机没有照顾到铲车后面的过往车辆。有一辆坐满乘客的公共交通汽车正好从铲车旁经过,铲车在掉头的一瞬间将铲车的大型铁铲插进了正在行驶的公交车内,惨祸刹那间发生了。横扫的铁铲将靠近铲车一侧而坐的乘客从肩部以上将头铲了下来,其中有个姑娘留着长长的大辫子,连头带辫子挂在了铲车的铲尖上,惨状惊人。在这次惨烈事件中不幸遇难的就有我们单位小伙儿张学熙的表弟。

    当时的信息不象现在如此发达,但是,此事在民众中议论很长时间。事发后单位的年轻人在一起吃午饭休息时再次提起此事,学熙对我们讲起了他与此事有关的神奇经历。

    在事发前正好赶上新年放假,当时每个单位在公休与节假日期间干部要轮流值班,学熙是单身的小伙儿排班排在了阴历大年三十的晚上。他表弟家离我们单位不远,由于八几年时娱乐活动不多,三十晚上他表弟就来厂里找他玩。他们哥俩就在大车间里打乒乓球。打着打着,张学熙的脸色突变,扔下球拍,跑到传达室躺倒在值班床上。他表弟也跟了过来。在传达室值班的其他同事见到此景连忙问学熙:怎么回事?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看一看?学熙只是说:“没事,没事,有点不舒服,休息一下就好了”。这事大家也没在意,也就过去了。

    过了一段时间,学熙的表弟家捎来信儿,说他表弟出事故了,被铲车铲死了,叫他帮助料理后事去。

    学熙料理完他表弟的后事,这才讲起那天三十晚上的事,那天晚上,他和他表弟打球正打在兴头上,他猛地一抬头发现对面和他打球的不是他表弟了,而是一个没有头的身子在那里晃动打球。由于又是夜里,学熙吓出一身冷汗,脸色苍白,双腿无力。事后他都不知自己如何来到传达室的。由于传达室人多,又灯火通明,慢慢的才缓过神来。此事肯定是什么不好的征兆和信息,又涉及到他表弟,所以他就跟谁都没有讲。直到惨祸发生,他才意识到这是他表弟灵识的一面知道自己将要发生的一切提前与他告别,而他表弟的肉身的意识却浑然不知。

    从这个小故事不难看出,在我们人类肉身存在的物质空间外,还有其它的空间,其他空间的其中一个空间的时间快于我们肉身存在的物质空间,我们肉身存在的物质空间的交通事故还没有发生时而在那个比我们这个肉身存在的物质空间时间要快的时空中这场交通事故已经发生了,在那层空间的身体和我们物质空间的身体是重叠的,而张学熙看到的无头的身体就是快于我们这个物质时空的他表弟的身体。这也就是人类的一些先知信息的来源,实在没有什么可迷信的,也不是什么迷信。如果都按照所谓的科学和什么无神论来解释那才是再愚昧不过的了。而我们的肉身对于世界即将要发生的一切是多么的无知与无助,当然如果您是一位智者,从现今的自然灾害的频繁与身边发生的一些国际大事上也不难看出一些现象,真不知这些自然灾害的景象会不会也是另外空间的一种折射哪!

    在此, 祝好人一生平安!


车祸往往是鬼使坏 - 明灯 - 明灯

收藏于英国国家传媒博物馆的灵异照片)

 

附录:车祸往往是鬼在使坏

作者  福泽绵长

 

    在定中,突然看到住在另外一个城市的雪的妹妹在某路段路边吓傻了站着,右手臂出很多血。联想到我最近去她家,看到她妹妹脸乌,估量她要出事,就电话告诉她们小心,放电话后出魂到那路段看,有个非人。38岁左右,看到我就非常恼火,说我坏了他事情,我问原因,他说他受指点到这里报仇,雪的妹妹前世开摩托车撞过他,他准备要投胎了,在这里推一把雪的妹妹就去投胎,我问为什么?他说雪的妹妹福报还在,他不能跟,但是要投胎了,投胎前判官问他,还有什么冤屈?他说他恨雪的妹妹,前世雪的妹妹是国军,开摩托车横冲直撞,把他的手撞断了。

    我跟他说,投胎不好,做人很受苦,我们帮他做超度去极乐世界,他有点犹豫,似乎不相信我的话,我看他犹豫,也不跟他解释了,就在他旁边念六字大明咒,他说舒服,身子没那么痛了。

    问雪,那路段是不是她妹妹常走的路,雪说是。

    我叫雪的妹妹赶紧忏悔,念佛超度她的债主。雪曾请过他到她家听念佛,可是他只在那条街走动,那里也不去,不知道是他老实不敢乱动还是有规定他不能乱走,下午有一段时间看不到他,晚上看到他了,还在那地方,问他那段时间去那了?他说去回去问管投胎的,官说有人愿意超度就不投胎,超不成就去投胎!

    晚上叫雪带妹妹到那路段施食,她们去了。雪给我电话,说她们施食完了。我说知道了,我刚才看到那地方亮了,问雪那段地方是不是路灯照不到,刚才施食才亮的。雪说是。

    非人看到雪的妹妹竟然有点奇怪,说她怎么变得这么好了,没有以前的嚣张气焰,现在这么谦逊,还变成个女的。我问他,你不知道她投胎成女的啊?他说,不知道,他只告诉官说恨那个弄断他的手的国军。官就叫他在这里等,等雪的妹妹过来他们会指挥他动手。

    到了晚上两点,我念南无药师佛琉璃光如来,药师佛到了,我和非人跪下。他看到药师佛有点羞愧,偷偷跟我说他以前是医生,愧当医生的名号。他被药师佛接走后我才想起他那么恨雪的妹妹的原因,他的右手被雪的妹妹弄断了,号脉都成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