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の心

□□□ 如是我闻 □□□

 
 
 

日志

 
 

解密隐态世界,填补风水空白(续三)  

2014-12-16 09:41:33|  分类: 神通风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密隐态世界,填补风水空白(续三) - 明の心 - 明の心

 

解密隐态世界  填补风水空白(续三)

——关于哈尔滨某公司的风水调整

作者  钟政

宾馆门牌鸟做巢  劳燕纷飞各一方


在风水调整中,象在提取风水有关信息的过程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为易学工作者解读风水信息提供灵感,可依此作出吉凶祸福的判断;但象往往只是提供了信息,并不一定是影响风水的真正原因,要深入研究,因此及彼,由表及里,查出影响风水的问题所在,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象对易学工作者来说可能只是一块敲门砖,预测师、风水师通过观象获得客户的信息,做出精准预测,这是取得客户信任的关键一步,但不能错把红娘当新娘,看象调象,没有找到影响风水问题的根本,这就是很多预测师调风水不灵的原因。

2007年10月哈尔滨的赵得任老师邀我去为一家公司调整风水,这家公司有一宾馆,经营不景气,当我到宾馆门前时看到雨蓬下、门梁上有一小块粘帖凸起的门牌号码,燕子以门牌号码为支点垒起了一个巢。我问赵老师和他的几位学生,这个燕窝的象能告诉我们什么?他们回答说看不出来,我说这叫“燕子垒窝门梁上,劳燕纷飞各一方”,主人夫妻双方艰苦拼搏,各在一方不能团聚,故有劳燕纷飞之象,赵老师看着他身边的宾馆老板说:太对了,老板的妻子在澳大利亚,现在他们生意艰难,心烦身累。我请赵老师的学生将此景用相机拍下来,用作教字案例。难到真是燕窝影响了老板的运程吗?那倒不一定。民间有燕不进愁房之说,燕子来了是吉祥之事,过去北方农村的民居,一般在燕子飞来的季节,将门梁上面的一块挡板打开,好让自家的燕子自由出入,老式的草房在房内屋顶上有檩条,燕子就在檩条上做巢。而宾馆大门封闭得很好,燕子无法自如进出,只好在外面筑巢,栖身屋檐下,进不了家门,故房主有劳燕分飞之象。我在山东招远县为北京的老板调祖宅风水时,老板在当地的亲属招待我们,他们家的住房,是一座三层小楼,原来在村里,新建城镇后扩进镇里,在马路边上,跟我同去的谢老师看到三楼墙上有一幅用瓷砖粘贴而成的飞鹰图案,他指给我看,示意这个宅子有问题,我对他说:“从事风水预测的人,应该是主人不问我们不答,不能睁着眼睛到处找毛病。”然后他就没再说话,进了屋后,他又示意我屋内的物象也有问题,老板的母亲随我们一起来的,她发现谢老师神态不对,就跟她的亲属说你这宅子好象有事,正好两位老师都在,请他为你们看看。当主人来问我们时,我对谢老师说,他有问我有答,这叫有问必答,请你把看出的问题告诉他。谢老师说:“首先说你们的经济状况,别看你们表面风光,但实际你已负债,你们夫妻两个都很精明,又很肯干,还可能是个小头头,受村里人尊敬,生意做了很多种,但个个赔钱,你已经资不抵债了。”主人家说:对,对,就是这个样子。我是这个小渔村的生产队长,搞过很多海产养殖项目,摊子铺得很大就是不赚钱,别人看我很风光,实际银行一直在催贷款。谢老师说你们外面墙上的鹰是一个象,这叫“老鹰天上飞,是在饿肚皮”,吃饱了的鹰雄踞山岩之上,傲视天下!只有饿着肚皮的鹰才会在天空飞翔捕猎,你们就是那饿肚皮的鹰。主人忙问怎么办,要不要把鹰的图案铲掉。谢老师说,这要问钟老师。我对他们说:鹰的图案它只是给我们提供的一个信息,真正的问题并不在这里,他这个房子的原址应该是一座庙或者是一个祠堂。房主人说:“我们这个房子是全村的正中心,我们这个姓的祠堂就建在这里,我也觉得有说道,所以在二楼顶上单建了一个屋供奉祖先,就是有老鹰的那个屋。”我说:“全族人的老祖宗压在你的头上你能顶得动吗?”房屋的主人只有央求我们的份儿。其实易学工作者,只要功底扎实,随处都是生意,人人皆可成客户,后来我们为他做了安排。宾馆门牌燕做窝也是一样,你把燕窝端走了,运气就会好了么?夫妻就会团聚了吗?那是不可能的。

赵得任老师从易多年,理论功底深厚,尤以命理和姓名学方面见长,在黑龙江有很多学生和崇拜者,他介绍的这位老板,自已感觉应该有隐态方面的问题,因为经多方调整运气一直没能止住下滑,离婚时分得家产有4000多万元,5年后的现在已是资不抵债,估计亏空1000多万,就在国庆节前又被骗走100万元现金,而这笔款是从好友那借的,答应用1个月就还,结果被骗走了。而且骗他的手法非常低级,就使这样一个精明的老板上当了。起因是他因债务原因要卖掉宾馆,于是在报上做广告转让宾馆,过来了几个人,说是看中了他的宾馆,出价还不低,双方签订交易合同,等着买方交款后交割,老板和买方都很高兴,相互请吃请喝,非常友好,几乎是同志加兄弟,到了第三天买方的负责人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是有一笔大生意,能赚到好多钱,要先交100万,这个负责人就跟宾馆老板说了,很不好意思,现在有一笔钱急用,请他帮忙串点现金,负责人说他手上有15公斤黄金,一时兑不了现,就先放在宾馆老板那里作为抵押,15公斤黄金价值近300万元,应该没有问题,宾馆老板看过黄金后,向他的好友借了100万交给了买宾馆的几个人,第二天再与他们联系,手机全部关机,宾馆全部退房,这才感觉不对,宾馆老板把黄金拿到检验单位化验分析,结果是黄铜,真是狠心狼专咬瘸腿驴,这一下老板更找不着北了。这位老板的家庭关系比较复杂,现在远在澳大利亚的妻子是他家儿子原来的英语家教、第二任妻子女友的妹妹,后来鸠占鹊巢,主仆易位。老板离过两次婚,结过三次婚。他的第二任妻子也是两结两离,与第一任丈夫生一个女儿后分手,女儿已成家立业。与这位老板婚后生了一个儿子,今年已经20岁了,离婚后儿子跟她一起生活。因为老板的现任妻子远在国外,所以老板经常回原来的家,儿子和她也像往常一样对待,都感觉还是一家人。老板夫人的家里供奉有10多位佛菩萨,还有道家神灵,仙堂上供有玉皇大帝,上八仙、中八仙及各界神灵,佛道仙合计有100多位!却没有释迦牟尼佛祖,因此压不住阵,败落如此。那么这位已经离婚的前妻家的神灵怎么影响到已经离婚的老板呢?这里面有三个原因,一是他们之间有了共同的儿子,有了后代香火,根扎在这里,而且他经常回来,没有当自已是外人,因此仍然影响他;其二,这些神灵中有很多就是他们没离婚时共同请的;其三,100多位神灵共居一室,有的开光,有的没有开,位置摆放也不正确,因此神灵有的来,有的就不来,倒是给隐态灵体创造了机会;其四,是老板夫人前妻的仙堂供奉有玉皇大帝等民间宗教中高级神灵和胡黄长莽等大仙,在刚离婚时,老板夫人对丈夫和家教心生怨恨,经常在神堂前咀咒老板新婚夫妇,而且老板夫人有一个弟弟在恋爱问题上服毒自杀,老板夫人有灵感能与弟弟的灵体沟通,指使弟弟灵体收拾老板,当时她弟弟的灵体就坐在仙堂上。供奉神灵、祈求神灵是一把双刃剑,伤人也能伤自身,把老板姐夫收拾灭火后,这个灵体就开始收拾老板的儿子,在我们去的前两个月,他们共同的儿子也是因为恋爱问题喝药自杀,因抢救及时挽回了生命。当我把看到的讲给老板夫人时,她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动,承认曾求神灵整治收拾她的前夫,结果却是害得自已的儿子差点丢了命。至于调理,老板和他夫人说:一切按我说的办,我告诉她和赵得任老师等人,风水调整中最复杂的是神灵世界,尤其是佛教至尊,如果处理不好,小则损财,大则伤身,一定要慎之又慎,这也是以后我将要重点讲授的内容。我的道友正好家住东北,我把他请到哈尔滨,集合我们两个人的能量来为她们调整风水、运程。

第一件是将佛祖请进家门,重新安置佛堂,请佛是到哈尔滨市中心的极乐寺佛教用品商店,当我们进第一家佛店看完佛像出来不到十分钟后,那家佛店就起火了,赵老师和他的学生问我,是不是这家佛店要价太高,宰我们,所以神灵世界惩罚了他,我回答:不是的,这里有为常人不知道的道理,寺庙周围的灵体最多,一部分是寺里做往生没有超度走的,另一部分是在这里等待机会,要搭车走的,它们给个动静,就是在提示我做往生时不要忘了还有它们的存在,希望在晚上做超度时,将它们这些机缘已到的灵体,一起送走。请你们再看一看,在寺庙周围除了做佛教用品或与佛教有关的活动以外,其余做生意的有几个能行,有几家住户能过好。我们选好佛像后,当晚赵老师带着学生按照新的规划布置佛堂,临近戌时,我们去江边做超度法事,由于堵车晚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到江边,这其间老板夫人家的两处住宅几乎同时供水阀门爆裂,楼内跑水,等待超生的灵体,急不可待,跳了起来。做完法事第二天,佛堂开光落座,又对公司老板办公室和他经营的宾馆、住宅进行了调整。12月下旬,赵得任老师来电话,诈骗案已经告破,人已抓到,已经追回被骗走的100万元,老板提出要再索赔38万元损失,赵老师对我说:能追回100万损失,运气也已经开始好起来了,从调整风水方面来说,就已经算成功了,至于能否再索赔一些钱那就是他自已的事了。


解密隐态世界,填补风水空白(续三) - 明の心 - 明の心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