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の心

□□□ 如是我闻 □□□

 
 
 

日志

 
 

我在欲界天的故事  

2014-07-13 11:20:31|  分类: 灵界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欲界天的故事 - 明灯 - 明灯
 


 我眼里看来,欲界天是个虚幻的轮回之所。这里看上去似乎没有无边的黑暗与苦痛,但正是在天人们疯狂的享受着那眼前之乐的面容后面,是天人慢慢堕落的灵魂。我生在欲界天的第三层天夜摩天中,我完全想不出自己是什么时候来到这个地方的,我为什么生来是我?这其实是个愚蠢的问题,我只记得我从一开始就在努力独自思索这个问题。“寿命”这种东西在夜摩天的天人眼里看来和虚幻的泡沫没有任何本质的区别,原因是这里每个人都能活两千岁,甚至更多。

  

 我在天界刚度过两岁,还是个孩子。可我也许是所有天人中最最特别的一个,因为我从来不和别的天人搅在一起,更不去和他们谈论大多数天人所感兴趣的话题,就为了这一点,我在他们眼里就成了个很独特的家伙。每个天人都有自己的名字,我叫善光。几乎每一天的时间我都花费在思索问题上,我有很多的问题,最使得我困惑的就是“我究竟是谁,来这个世界做什么?”这个问题。而且我一直想不出答案来,而我并不知道想要解答这个问题是在这个欲界天办不到的。于是我就想到了逃避。在夜摩天我也有两个好朋友,一个叫做虹,另一个则没有名字,但是她的容貌美的令人几乎窒息。虹是个乾达婆,乾达婆是化乐天天神帝释的侍神,是八部天龙其中之一的群体。那个没有名字的家伙虽然很美,可是其他天人都不大和她在一起,都说她是个暴躁阴毒的阿修罗,是欲界天的敌人。
  

 虹每隔一段时间就来找我玩,她并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只要一闻到沁入鼻腔中的那股幽幽的奇香,就知道是虹来了。虹对我非常好,总是带来好吃的花蜜,这种花蜜只要一点点就能使人精神倍增,那种舒爽的感觉可以让你忘记身在何处。虹还会变出许多东西来,甚至是幻化出一座飘渺的阁楼,明明知道一切都是假的,却仍然会被他所幻化的事物所沉迷。虹最厉害的是他能创造出天界最美妙的音乐,这音乐并不是用乐器来弹奏吹拉出来的,而是虹凭空创造出来的。她的歌声更是迷人,初听的时候就好象是遥远天际传来的清音,慢慢的他的声音就幻化成为无数个乾达婆在舞动着自己的身体,使人昏昏欲睡,到了最后所有幻化出的乾达婆都融合在一起,和歌声一起消失。这个时候听的人也睡着了,而且一定会做一个美丽的梦。那个美的让整个天界都为之嫉妒的女人也常来找我谈天,和虹不同,她什么也不带给我,但却能让我感受到一种奇妙的感情,我是说不清楚的。她比我大,于是就总爱捉弄我,常常是把我搞得灰头土脸,而且她的整人手段出奇的多。有时候闹的累了就靠坐在一起休息,有时候我会偷偷看她,她的肌肤像玉一般圣洁细腻,像被掌心悟热的宝石般温暖恬静,我至今仍记得她那永远散发着淡淡幽香的身体优美的轮廓。我喜欢望着她乌黑的眼睛发呆,那美得让星辰失色而永远忧郁的目光中仿佛蕴藏着她的所有秘密。


 在我生在欲界天的第五个年头,发生了一件震撼整个天界的事情。没有任何事先的预兆,而且这件事的结果是使我永远失去了那个美丽的朋友。那是个很平常的一天,我在夜摩天的国土中漫步,迎面一股异香袭来,是虹来了,不过平时她来都是先跟我捉会儿迷藏的,此时却出现我眼前,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她的表情很镇静,用一种幽幽的仿佛来自飘渺世界的声音告诉我将要发生的一切。原来是阿修罗界的阿修罗王突然向天神帝释发出战争的警告,要夜摩天的天人准备抵御。而我因为年纪小则需要到化乐天躲避此劫。说完虹就不见了,空间里只留下她的香气。我终于嗅到了那股令天人不安的气味,天界随时都有闯进来的入侵者,这太可怕了,而阿修罗这个野蛮好战的族群是天界最大的威胁。那个阿修罗王脾气固执而为人傲慢,他据说常和帝释争斗,为的就是天界那享用不尽的美食。其实帝释所代表的欲界天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天界虽然从不直接挑起与阿修罗的斗争,但每次阿修罗一来,帝释和他所率领的天人总是会拼死争夺阿修罗族的美女。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呢?原因就是阿修罗这个种族,男性全都是凶神恶煞一般,个个好斗;而女性则个个美貌非凡。时间慢慢的消逝着,我几乎每天都能在夜摩天听到帝释在化乐天的牢骚,喋喋不休,和帝释自己那俊雅的外表形成极度的反差,我真是厌恶极了。我没有按照帝释的指示逃避到他那里,别指望躲过了这回就能平安一辈子了。
  

 这场战争不可避免的爆发了,和以前的结果一样,欲界天的天人们在帝释“勇猛、果断”的带领下,胜利了,这个结果永远都是戏剧化的。阿修罗王绝对不会感到懊丧或者是绝望,他还会预备着下一场的战争,不要以为他是个战争狂人,或者是感觉这个阿修罗王有多么恐怖,他不过是个偏执狂罢了。如果换成另一种思维考虑一下,就会明白,战争,这永无休止的争斗不过是阿修罗族永生永世的痛苦而又无奈的轮回而已,没有谁能够扭转。从这次战争之后,我那个美丽的阿修罗族朋友再没出现过,她死了,这只能是她唯一的结局。我也曾想到另一种可能,她成了欲界天的俘虏,帝释命令她做一名侍神。后来我否定了自己这种猜测,因为从她那忧郁的目光里我可以体会的到她的倔强与不屈的精神是她自身唯一的支柱。从那以后,我变得更加沉默了,虹每次来的时候,我都不像以前那么和她有说有笑的了。偶尔我会向她讲起我和那个阿修罗朋友的故事,讲到最后我总是以悲哀的语调结尾。虹有的时候是抱以深深的同情,有的时候则默不作声,我知道她是无法体会到我的感受的。在欲界天,除了虹,我没有可以交心的朋友了。


 虹并不是每天都来,我也很少有机会去看她,因为帝释的地方不是哪个天人都能随便去的。她不来的时候,我喜欢一个人在天界漫步,就那么毫无目的且漫无边际的闲逛。我越来越感觉到天界的虚幻,今天是这个样子,明天又是那个样子,不变的只是天人每天享受的生活。我开始感觉到窒息,喘不过气的痛苦,慢慢的,别的天人都用异样的目光扫视着我,我有点害怕了。这样的日子究竟到什么时候是个结束?而我又为了什么来到这个世界呢?我越发迷茫无助了。我就这样混混噩噩地在夜摩天度过了一千五百年,我已经目睹过太多太多次的天界与阿修罗之间的争斗,更目睹了无数天人的死亡和无数天人的诞生。我讨厌回忆自己的过去,讨厌和别的天人交往,虹还是和以前一样,大大咧咧的,甚至是有点没心没肺,越活越像个小孩子了。每次送走她以后,我都会感慨一番,因为我的生命也许已不会太长了。终于有一天,虹赶来告诉我,说帝释快要死了,召集了一些天人过去,其中竟然有我,我大感惊讶。来到帝释身边,我终于看清楚他那历经一万六千年的面容,此时竟然是那么的惶恐与不安,原本帝释那清癯俊秀的脸庞竟因为身体的痛苦而逐渐扭曲,平日笼罩在他身体周围的光圈也早已黯淡,化乐天的花朵全部枯萎,帝释的生命就在这种凄凉的环境中结束了,在场的天人都甚感悲伤,我也同样,只是不表露出来而已。

  

 这个帝释死了,马上又产生新的帝释来,轮回不已。剩下的日子对我而言,是等待死亡的来临。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我碰到了一个让我感觉很奇特的天人。有一次在闲逛中,无意间竟来到了欲界天第四层天兜率天中,这里楼阁华丽高大,花草树木也和夜摩天大不相同。没走多远的路程,我看到一位相貌奇特的天人坐在一块奇石上,更使我惊讶的是,他居然对我点头微笑,示意我过去。

 “您是谁,尊敬的朋友?我们认识吗?”我略感诧异的问他。

 “我知你要来,特意等在这里,和你说会话。”他面带微笑的回答。

 我并没有感觉到惊讶,有那么一股力量让我执意要和眼前这位面貌奇特的天人交谈下去。 

 我于是问到:“您到底是谁?您的样貌使我感觉内心平静。虽然是第一次和您相识,却无法使我掀起内心的波澜。” 

 “我也在想,也许我们曾经相识过。从你眼里我观察到了其他天人所不拥有的忧郁。我的名字叫弥勒。”

 这位叫弥勒的天人说起话来的声音真是悦耳。“我叫善光,来自夜摩天。” 

 “你好象很不开心的样子啊。”弥勒说。

 “我的生命已经快要到尽头,我倒是有些害怕。” 

 “很奇怪,你的情欲比别的天人少多了,寿命应该很长才对,可为什么寿命即将结束了呀?”弥勒向我发问。

 我沉默不语。

 弥勒接着说:“你心里的困惑太多了,这里不适合你呀。” 

 我突然身心一颤,这个叫弥勒的天人怎么知道这么详细?他是何方神圣?

 还没等我发问,弥勒看着远方说道:“遥远的天界的彼端有一个完全不同于我们的世界,那里实在要比天界真实多了。你到那里,可能会使你有所领悟吧。”

 我再没和他说一句话,我觉得这个弥勒很奇怪,我从没遇见过他这样的天人。末了,他告诉我,我们以后还会相见一次。说完我们彼此告别了。真是一回奇特的交往。不过与他见面的事很快我就忘记了,至于这个弥勒所许诺的以后的相见我更是没放在心上,自己也没刻意再去找过他。


 就这样,五百年的时间即将过去,我将迎来天人最终的宿命——死亡。

 天人在临死亡前,将出现诸多的前兆,例如精神萎顿,意识模糊等等,在即将死亡的天人身边,花朵将全部枯萎凋谢。虹知道我快要不行了,便每天带着花蜜前来看我,这一切都不会再有什么实质的意义了。在我行将死亡的那天,我的身边围绕着几个天人,还有虹和几个乾达婆以及紧那罗。大家都在悲伤的时候,整个天界突然爆发出我从所未闻的天乐,天人和虹都惊呆了。紧接着,我们看到许许多多的天人,还有帝释,每个人都很欢喜的样子,匆匆而过,不知要到什么地方去游玩。我苦笑了一下,然后便是意识逐渐丧失,我不再能感受的到任何事物,我,一个夜摩天的天人,死亡了。在死亡的那一瞬间,我感觉我在飞翔,风丝丝缕缕地挤入我的发间。风停的时候我找到了答案,我意识到,其实对死亡的渴望一直是我的一种向往,这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呢?我太了解和熟悉这个欲界天了,但是这个世界是不能令我适应的,所以我怀抱着另外一种激情步入另一个世界,我很快乐。


 我的灵魂不停的飘,突然,我眼前出现一个庞大的景色,模模糊糊的,我只听到一阵嘈杂的声音,感觉自身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生生拽进去了,当我重新睁开双眼,能看到许多陌生的人围着我看,一见到自己的手已变得非常小,哇!我惊恐的嚎哭起来...


我在欲界天的故事 - 明灯 - 明灯
 

       我在欲界天的故事 - 明灯 - 明灯
 

  评论这张
 
阅读(50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