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の心

□□□ 如是我闻 □□□

 
 
 

日志

 
 

接灵笔记(2)  

2014-08-07 09:09:09|  分类: 灵界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醉蟹

接灵笔记(2) - 明灯 - 明灯
 

接灵笔记(2)


 关二爷的出现并不在我意料之外。早在今年7月我去甘肃夏河拉卜楞寺的时候,就专门到那里的关帝庙里拜过他的。当关二爷报出名号后,明哥边做记录边问:关二爷你是伽蓝菩萨吧!

 回答说:不是。

 明哥又问:那就写关二爷吗?

 回答说:是。

 我知道后来关二爷离开夏河随我来到了北京,我的佛堂里还留有一个位置给关二爷的。之所以到现在也没有请法身像,是因为关二爷是骑马来的,我一直没有找到中意的关二爷骑马的像,相信请他法身像的机缘会在以后来的。

 后来和明哥聊起这件事,他也说道在清史上有这样的记载。清朝乾隆年间因为廓卡尔(尼泊尔)入侵我藏南地区,乾隆皇帝派嘉勇公福康安为大将军,发兵从现在的青海和甘南一带进藏作战。期间有一次战役打得很惨烈,清军被围,正在危机时刻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无数的关二爷骑马挥刀来斩杀敌军,解救了福康安公爷。等战争全面胜利以后,福康安公爷下令在藏区建关帝庙供奉。至于关帝庙在藏地也作为财神被供奉,那就是另一个话题了。

 记忆里似乎停顿了一段时间之后,景象又开始发生变化了。我看到眼前有淡淡的烟雾,那不同于之前出现的白色的像云雾一样的形态。我很清楚的看到那是一层不均匀的,薄薄的黑色烟雾,奇怪的是这景象虽然幽暗,但却也很清晰。我看到一条大蛇(他一定是蛇仙的首领),由远处缓缓的扭动着他的身体,向我的眼前漂移过来之后停在那里。他竖直着身子,昂着头,我没办法分辨他有多长或多大,周围很空旷,没有参照物。

 我开始说很急促的灵语,在我的记忆里,只有一两次用这样的语速说过灵语。同时感到自己身体里由内向外的生出一股寒意,身上竟然起了鸡皮疙瘩。这时我的全身开始不停的颤抖,我感到背后有风,我心想身后是阳台,可能是阳台门没关,有风进来了,但后来明哥说阳台门自始至终都是关着的。

 我听到明哥用一种严厉的语气,很急促的用灵语在大声的说着什么,之后问:谁来了,说话!这时我抬起手,换了一个前些天自己发明的一个莫名其妙的手印,尽量让身体不要抖动的太厉害,答道:

  “蛇仙。

  “蛇仙啊,怎么这么快下方仙就上来了啊!五道都到齐了吗?

  “全到。

  “黑老头来了吗?黑老太太来了吗?

  “没。

 我看到眼前隐约有两个人形站在那里,只是景象变化的很快,除了看到一男一女两位老人身着古装之外,没来得及分辨别的。我听到有声音在对我说:大家都在,不必细说。这个话音的同时,两个人形隐去之后,在我的正前方,很清晰的出现一位龟仙昂着头友善的注视着我,他身后开始出现黑压压的数不清的队列。我看不清都有哪路仙家,那队列大到看不见尽头。这时我听明哥用灵语唱起了一段旋律,那旋律很美,并带有明显的节奏感。蛇仙又出现在我的右前方,在队列前,随着明哥唱出的旋律,扭动他竖直起来的那部分身体。那是一种舞蹈,看到他陶醉在自己的舞蹈里,我竟然感到自己的身体也随着他的舞蹈扭动起来。不知何时,身体停止了不能自控的颤抖。随着明哥说:好了,既然来过了,打过招呼之后就请各位仙家都下去休息。说这句话的时候,景象逐渐消失,我身上的寒意也随之消退了。

 当我身体感觉到暖融融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开始变得明亮。寿星拄着他的拐杖站在我的前方注视我,并朝我微笑着。周围静悄悄的,我没有看到传说中常与他老人家在一起下棋对弈的福禄两位上仙。这时所看到的景像,和一些国产电视剧里描写天上仙境的画面有些相似,虽然我很不情愿用国产电视剧里面描述天上仙境的那种镜头感来形容我所看到的景象,但这样比喻应该会给看到我这篇接灵经历的朋友们一个比较容易想象的画面。虽然我看到的景象没有电视荧幕上面人工拍摄的画面那么清晰,但这景象却是立体的。我自己身在其中,把那种感觉形容成像在做梦是比较贴切的。但我心里很清楚,我在接灵,这不是做梦。

 中间明哥还问了寿星几个问题,好像是与月老有关的。但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我现在已经记不清楚问答的经过了,以后有机会再跟明哥对证一下吧!

 接下来当我的眼前渐渐浮现出一位仙女图像的时候,我仔细的看着她,确定在自己的记忆里从没看到过这位仙女的容貌。她身着彩衣,身体是倾斜的,似乎在做一个向上飞升的动作。但我不认为她正在飞行,那景象有明丽的色彩,并且很立体,仙女的身体是悬停在那里的。她的表情凄婉,哀怨,手里拿着一支横笛,似乎随时会放到嘴边去吹响它。

 可能是沉默的时间过长吧,明哥似乎发问了。但我却一直没有开口。

 当我听到自己说:飞天。两个字的时候,听见明哥问道: “飞天啊,那你叫什么名字啊?

  “飞天。

  “你只说你是飞天不行啊,你要说你的名字啊,你不说名字我怎么供奉你啊?

 又一阵沉默,明哥问:

 “你是嫦娥吗?

 “是。

 我心里想原来这就是嫦娥呀,虽然很美,但她也太愁苦了啊,做仙女也有那么多不开心啊

 随着嫦娥仙女渐渐隐去之后,眼前又出现一个古代女人的影像。我发现她的脸一直在变,虽然频率很快,但我还是看到了那是一个女人的面孔和一个狐狸的面孔在交替变换着,并且有时是半边狐狸脸半边人脸。虽然我不知道此刻身体的外部出现了什么动作反映,但很显然明哥已经知道这时是换了别的仙家上来了。随后我听见明哥问:

 “你是谁,说话!

 “玉面狐狸。

 “玉面狐狸啊,那你干嘛不说话,想冒充嫦娥啊!你要干什么,说吧。

 “送我走。

 “送你走行啊,你告诉我,你是这位接灵的徒弟的冤亲债主吗?

 “不是。

 “不是啊,那你上来干嘛?

 “送我走。

 “好吧,那就送你走,用打表吗?

 “不用。

 随着明哥念出的咒语,玉面狐狸隐去了。

 虽然我一直没有睁开过眼睛,但我却感觉到明哥在这时很明显是松了一口气的。

 过了不久,我看到一位仙风道骨的古代中年男子,身后背着宝剑,双手背后正徐徐向我走过来,在我还没有来得及去想他是谁的时候,自己就已经脱口而出:吕洞宾大人!

 明哥说:哦,吕洞宾大人到了啊!还有哪位来了,铁拐李来了没有啊!

 同时回答:铁拐李大人。之后依次说道:

 “张果老大人。

 “蓝采和大人。

 “国舅大人。

 “韩湘子大人。

 “何仙姑大人。

 “呵呵,八仙都齐了啊,汉中离到了没有啊!

 “汉中离大人到了!

 中间在韩湘子出现的时候,因为与我本人的主灵有关,明哥特意问了他一些问题。包括韩湘子与十日的关系,韩湘子确认自己是七日和九日的分身。这与明哥正在研究中的一些课题有关,我想大家以后会看到他对十日和十二月与八仙之间的关系的结论。

 八仙的到来,在我看到的景象里都很清晰,他们依次出现,每一位都以不同的姿态从正面向我眼前走过来。

 当然,用来这个词来解释应该更加贴切,那种不仅仅是轻盈。怎么解释呢,那种就像我们人类在地面上行走一样的实在,这时候用这个字,反而成了仙家们那种行进方式的形容词了。

 八仙每一位出现的时候,他们的四周都很明丽,时时有白色的云雾缭绕着。哦,顺便说一句,我没有看到张果老的毛驴。

 在我还沉浸在刚才看到八仙的景象中的时候,听到明哥说:香烧完了,要再上一炷香。今天来的仙家很多,看来一会儿肯定还会有重量级的出现。

 一炷香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我睁开眼睛,边看明哥点香边想怎么这么快啊,好像才过了几分钟似的!

 

接灵笔记(2) - 明灯 - 明灯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